• 大嫂被轮奸

    时间:2020-06-01 01:30:30

    大嫂最爱穿着牛仔裤,丰挺的曲线,颀长的腿被结结实实的显现出来。那天晚上,我和大嫂在郊野公园烧烤后,我见四处没有人,加上坐在前面的小织两团胸肉由于坐姿挺鼓在我眼前,显得又圆又滑,柔软膨胀几乎撑破乳罩,使我意马心猿,因爲两个人都还年轻,我们 对性爱……嗯,有点放纵,就是想要的时候就会要求对方,完全没有节制。我心想这是打野战的大好时机,于是便马上吻起她来,同时一只手伸进体恤内摸索着解开了她背后的乳罩扣,抚摸她的乳房,另一只手则熟练地按在了她绵滑温软的腹部上自下地几下拽

    随着手腕的一抽,将大嫂塞进扣的一截皮带抽出来,拽开别扣儿,便是果断的下探,大嫂裤子上边顿时松散开,然后,搂住她的腰,慢慢擡起她的下体,把她的牛仔裤向下褪,我的手掌顺势插了进去,停留在她微微隆起的阴丘上。

    大嫂稍微挣扎了一下,便娇喘着和我配合起来。

    这时,大嫂的牛仔裤已经被我脱下,便只穿着内裤跪在地上爲我口交。透过下身窄小的三角短裤,半透明的蕾丝下女人最敏感部位若隐若现。

    大嫂毫无疑问是属于丰腴型的姑娘,第一次见到她时,一条牛仔裤,变便充分勾勒出她圆润饱满的下身曲线。

    我的手指贪婪的享受着每一寸柔软和滑腻。不可控制的向深处进军,很快,我的指尖便被大嫂下体湿热的气息所笼罩,我已经可以感觉到她臀部与大腿交汇处潮软的褶皱。

    大嫂的腿结实而光滑,脚踝纤细而不显消瘦,我爬到她身上去,没做什幺前奏就进入了她的身体,那瞬间的感觉好极了,大嫂那位置纤窄而有弹性,即使张开了腿,我还是觉得十分紧凑,没有任何的鬆弛,抽送中根本不会有一点点脱落的担心。

    我继续大力地抽着,身体觉得越来越紧张,可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放鬆。

    由于大嫂旺盛的分泌,阴茎在她的孔道里滑动着很顺畅,她仍旧闭着眼,任由我进出。

    我的肉棒已沾满大嫂晶莹的爱液,闪着亮光,每次抽动,都把她的嫩肉带出来,又重重地送回去,大嫂的双峰也随着跳动,身体出现一波一波的肉浪……突然不知从那里钻出来了5、6个30岁左右的男人,用刀指着我们,其中一个我听他们叫他Alex,是他们的头。

    Alex对我说:“你刚才已经开心够了,现在轮到我们借你女人用一用。”

    于是,他们先用绳子把我绑起来,然后用刀在挣扎着的大嫂粉脸上比划了几下,说:“你要是不乖乖听话,这张可爱的脸蛋将会添上几条疤痕。”

    接着,他们把大嫂按到地上,扯去她的体恤和胸围,其中两个男人一左一右蹲在她身旁,分别拿着她一只她的一对乳房开始玩弄,大嫂望着寒光闪闪的刀锋,害怕得直把身体往后缩,可是退无可退,又不敢用手推开,只得任由他俩把自己的双乳像皮球一样玩弄。

    另一个男人则用手把大腿向左右掰开,大嫂整个阴户便毫无保留地显露在众人面前,洞口又紧又窄,一些透明黏滑的淫水正向外渗出,教人想到插进去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。

    做一个女人哪里还有比这更羞耻的姿态?最想隐藏的地方,现在完全暴露出来。大嫂见自己整个神秘部位显露无遗,双腿被大张,性器向外演突,所有东西一清二楚,更不该的是这时正淫水汪汪,不禁满面通红。

    这时,Alex见他们在妻的身上玩得乐不可支,便对的大嫂说:“小淫妇,水都出了,还装什幺,不如让我们开心一下好了。你若情愿叫性交,不情愿就算强奸。

    我们一起干你,也叫轮奸。”

    说着,Alex走到大嫂双腿中间,用手将她的阴户拨得开开的,手指头插进她的阴道不断抽动,另一只手在阴蒂上揉。大嫂起初还应付得来,但慢慢就受不了。有时被Alex刚好揉到阴蒂敏感的部位,身体顿时打个哆嗦,屁股挪来挪去,好像放在哪里都不自在。

    Alex几人见大嫂的淫水已经泛滥到把阴户都湿透了,便嘀咕了一阵。首先是Alex跪在了妻的两腿之间,然后用坚硬的阳具研磨着大嫂的肉核。

    阿刚的阳具很又粗又长,至少有20公分以上。我看见他用手提着阴茎,把龟头在大嫂的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,就已经蘸满了黏滑的淫液,然后对準桃源洞口往里一插,只听见“唧”的一声,便势如破竹地长驱直进。

    大嫂哪里试过被这幺大的阳具插进阴道的经验,但是动弹不得,无从反抗下只好让他硬戳。在Alex插进的同时,大嫂当即就“呀”地叫了一声发出呻吟。

    起初只能插进一大半,胜在有点淫水帮助,在Alex连插了七八下,阴道被撑得像口一样大,才终于把那根又热又硬的阴茎都吞没在里面。

    当Alex全根捅了进后,大概是猛烈地碰触到她阴道的尽头吧,大嫂顿时酥胸一挺,弹跳一下,口里嚷出『唷!』的一声,混身酥麻得发不出半点声音,只是用手抚着小腹,全身摇动,张大嘴巴不住地喘气,无助地望着我。

    不过大嫂毕竟是已经有过性经验,她移动了一下臀部,两腿稍微卷曲以使大腿分得更大,阴道有了更充分的空间,这样可以避免阴道受伤。我混身发抖,愤怒而又妒忌地目睹着大嫂那熟悉的阴户,这曾经是最让我魂牵梦系的部位,滑腻、柔软、富于肉感,而现在却在陌生的阴茎下颤抖不停。

    当女人发觉男人的阳具已经深入她们的阴道,她们往往会有一种大事去也的念头。此刻大嫂也是如此,她没有挣扎,任它扎在她的肉体内,回头向我投过来无助的眼神。

    事实上,大嫂先前被我弄得湿透,也已是十分需要的。而现在毫无疑问的是她即将受到轮奸,这已是大势已去,无法补救,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干大嫂对我们来说已是没分别,一个“既然已经成事实,何不看看大嫂被轮奸的样子”的念头浮现在我脑海。

    于是,我对她点了点头,示意她放弃所有抗拒动作。

    大嫂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,知道此刻任何挣扎都改变不了已发生的事实。

    我们两人的贞操观一直都还蛮强的,大嫂从不会想和别人发生关系,我也是连想都没想过,但此刻我们在互望了片刻后,心里有个默契:反抗显然是毫无希望的,那样只会激起男人们的虐待欲,大嫂只能献出身体来平息男人们的欲火。

    于是,大嫂深深地吸了口气,便不再挣扎,任由那些男人在她如花似玉的娇躯上胡作非爲。

    那两个男人一边揉着大嫂乳房,一边用手套弄着阴茎,而Alex则操得越来越快,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锺都没停过,大概阴茎在阴道里塞得太满了,当它在阴道里抽送时,里面的淫水都给挤出来,每捅进一下,淫水就往外喷出一股。

    大嫂全身在打颤,毛孔都起了疙瘩,香汗直流,显然,她尝到了一种从来都没试过的特殊滋味。大嫂的双腿开始越张越大,嘴里也开始呻吟起来。这时,一个男人趁机把肉棒插进了她口中。

    现在,大嫂上下两个洞口都没空闲:腿中间的小洞被进出不休的阴茎插得水花飞溅,蔔蔔发响。上面的小嘴则要衔着阴茎吞吞吐吐,两块脸皮在阴茎插尽时鼓起来,抽出时凹进去,起伏不停。口水流出也没法咽回,只能顺着口边一直淌到地面。

    阴茎蘸满了唾沫,冒起的青筋在月光的反照下,湿濡得闪闪发亮。大嫂的两个乳房被不断搓圆按扁,蕩漾起伏,奶头被摸捏得红胀发硬。

    接着,又一个男人见了便忍不住对着大嫂的一对乳房大打手枪,并把精液射在她的乳房、乳沟上,而大嫂口中的肉棒这时也尽量地深入,直抵住她的喉咙发射了,由于太深入,所以她只能把精液吞下去,其中一些还从她的口角流了出来。

    这是大嫂第一次吞男人的精液,以前我叫了很多次了她也不肯。